以城市為中心,在周邊2小時車程以內,游客出行成本低,無須勞心費力規劃行程,自駕出行,說走就走,利用周末或小長假的1-3天閑暇時間跳出日常、融入自然,平衡工作與生活的平衡,體力支出、時間支出都更加輕量化。這種老少咸宜,短途可達的“微度假”,正在成為旅游消費新常態。 微度假的主體,一般是小團體,多以情侶、家庭為單元。他們更追求食宿及配套服務的舒適度、品質感、私密感、精神獲得感、家庭全員參與的幸福感。

01

微度假,即依托于大中型城市或城市群消費市場,主要滿足城市中等收入消費群體短期、近郊、高頻的休閑需求。疫情常態化防控以來,周邊游需求日益旺盛,與此同時,個性化旅游不斷迭代,旅游市場也在深度細分,大都市圈周邊的“微度假”,成為城市中等收入群體常見的度假方式,由此形成的微度假業態和產品在旅游市場異軍突起。從投資開發看,絕大部分稀缺旅游資源已完成開發,以稀缺資源獲取游客流量的道路越走越窄。從商業模式看,景區門票降價成為大勢所趨,門票收入占比將越來越低,這就倒逼文旅項目需要開拓新的營收方向。再從游客需求看,城市中等收入家庭的個性化、社交化、一站式度假需求不斷增長,供給側方面尚不能充分滿足。

02

目前文旅行業的發展面臨流量獲取和營收轉化兩大難題。新思路、新模式是獲取高頻流量和高額營收轉化的關鍵。想要做到這一點,要有吸引游客的賣點,要有足夠的消費沉淀,還要符合一站式度假需求;此外還要讓有消費能力的群體來買單,并且契合假日制度的既定特點。老少皆宜、短途可達的微度假業態和項目,恰好能夠滿足上述要求。其實,工作八小時之外所有的時間、空間都可以和旅游、文化做連接。此范圍之大,其市場潛力遠遠沒有充分釋放,微度假是我國文旅行業發展的必然規律和必然趨勢。

03

那么,微度假和在家的最大不同是什么?生活方式。出游半徑短的微度假客群,其產品消費會更傾向于生活類消費。因此,微度假項目應首先提升基礎設施條件。在生態環境恢復、山水景觀優化、文化小品營造上做好基礎工作,比如提升自駕公路、公共交通站點、停車場、無線網絡等基礎設施水平;同時做好安防、導引、緊急救援等保障和服務,通過軟硬件配套條件的提升,保障高品質的度假水平。其次是積極植入業態活動。著重主題娛樂、新潮消費、品質度假這三大核心業態的創新和有機組合;細分消費者群體,推出親子、康養、萌寵等等不同特色的項目。第三是要提升盈利、營運能力。微度假說到底是一種重體驗的經濟形態,因此,產品業態只是最基礎的載體,產品之上要構建一種生活方式。這種生活方式有可能成為一種剛需,之后再形成、傳遞一種價值觀,打造出文化價值,真正保證復購率,獲得穩定客源。

像昆明古滇朵拉萌寵樂園,深耕互動體驗,不斷更新活動,將各種節日的儀式感增強,將文化融入園區內。此外,朵拉營造了一個游戲體系,將動物故事融合到游戲當中,游客可以線上做游戲,通過線下關卡來實現打卡、通關、積累徽章等各種成就。通過游戲建立起成就體系,提升樂園的復游率,也增加了游客的停留時間。此項目開業8個月的時間回頭率達到了20%,年卡次卡所占的消費比重非常大。微度假正在迎來一個大時代。市場呼喚更多以文化為核心、以旅游為載體,以商業為帶動的文旅商業綜合體,在滿足人們物質需求的同時,又能夠滿足其精神需求,以微產品和微服務運營微度假,盤活文旅大市場。